VIP中文 > 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小说 > 重生嫡女,将军夫人不好惹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元嫔,侧妃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元嫔,侧妃

    姜氏病得卧床不起,完全在秦霜的意料之外。

    秦老夫人虽然当了半辈子的家,可自从何氏进门几年之后,她就放手给何氏当了家,一晃眼就十几年不曾当家了,再叫她重新当家,还真有点儿难。

    于是,秦老夫人点名让秦霜来暂时管家,不懂的再去问她或者是姜氏。

    秦霜想了想,权当是一种历练,就应了下来,更令她没想到的是,秦愉毛遂自荐,说要帮秦霜一同理事。

    秦愉是二房的庶女,邵姨娘所出,只比秦霜小一岁,生得浓眉大眼的,相貌不算出众,起码还算标志。

    “五姐姐,我虽然也没管过家,但平日里跟着母亲和四姐姐一块,也算略懂些皮毛,如果五姐姐不嫌弃,我也可以搭把手!”

    上一回,秦霜对这个二房的庶女是完全没印象,但她猜也猜得到,她一个嫡女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庶女呢,不过,只要是不被大房和二房送给人做妾,就算是好的了。

    秦霜不反感秦愉,更何况,她一个人正是瞎子过河—不知深浅的时候,多一个人帮忙,总比没有的好。

    平时处理家事都是在花厅,秦霜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啊,一回生,二回熟,一来二去,三五日后,再加上有秦愉帮忙,就摸出来一点儿规律来了。

    最忙的时候就是早上了,卯正点卯,辰初一刻用早膳,一直到巳正三刻方散,下响,就是一些杂事,有人来回禀,再做处理也不迟。

    自从秦霜在府中立下了威之后,那些势利眼的丫鬟婆子也不敢糊弄秦霜,再者,秦霜的亲事已经定下了日子,还是大学士府,更加无人敢蓄意生事,因此,秦霜处理起家事来,倒还不曾遇上什么难事。

    可是,秦愉却遇上了麻烦,秦愉在二房讨生活,姜氏因为秦霜病倒,秦愉还跑来帮秦霜,姜氏气得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病就好了。

    姜氏原先听说秦霜管家,还十分不屑,还暗暗等着秦霜出错,那样才好抓着她的把柄出气。

    谁知好几日过去,竟然还真叫她弄得井井有条,姜氏立刻感到了危机,先是磋磨了一顿邵姨娘母女,然后直接跑到永福堂去请罪,将管家权又给拿了回去。

    秦老夫人对此没意见,秦霜更没意见。

    如是大半个月过去,宫中终于有了消息,两道圣旨哐哐的就砸到了忠义伯府。

    除了在赴外任的长房长孙秦灏两夫妻之外,所有人都到伯府待客的正堂来接旨。

    这两道圣旨不仅差点儿将忠义伯府的人给砸晕,就连秦霜整个人,也都是晕的,直到她迅速的捕捉到两个词:元嫔,侧妃,她一下子就惊了,也慌了,更乱了。

    秦悦得永嘉帝青眼,册封元嫔,秦恬册封太子侧妃。

    上回,秦恬和秦悦两人都落选了,这回,怎么一个成元嫔,一个成太子侧妃了!

    因着得了恩荫,秦老太爷升了个正三品的虚职,秦大爷则从七品小官升为五品中散大夫,秦二爷升为六品的中书门下省检正诸房公事。

    另外绫罗绸缎,古玩玉器,金银财帛等赏赐若干,这些在宫里的贵人看来都不算什么,但对于伯府来说,却是极大的恩赐了。

    秦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柳叶居,而伯府中所有的人,都欣喜不已,哦不,除了老太爷,似乎不太兴奋,还有秦三爷,也不算太兴奋。

    宣旨的人回去不久后,秦悦和秦恬两人就都回来了,按照惯例,三日之后,再入宫成礼。

    伯府众人都到府门口来相迎,秦霜也不例外。

    回来的马车和去之前都是不一样的,去的时候都是简单的独架平顶青色马车,回来的时候,却是四驾黑漆琉璃圆顶马车,一看就彰显着皇家的气派与尊贵。

    除了秦老太爷和秦老夫人,众人皆下跪行礼,不过,主要是跪秦悦。

    也不知道是因为人多还是在宫中见过了世面,两人都端庄了许多,见了家人都忙上前搀扶,脸上也都洋溢着喜悦,见了秦霜虽然依旧没什么好脸色,但至少没有为难。

    秦悦扶着秦老夫人,秦老夫人笑得简直嘴都要合不拢了,秦恬则扶着姜氏,姜氏看着女儿是越看越委屈,恨不得像决堤了的洪水一般,一股脑将这段时间存在心里的委屈全都给倒出来。

    她是真委屈啊,被秦霜这个死丫头打了一棒子闷棍,就连邵姨娘母女也敢给她脸色瞧了,居然在她卧病在床期间,帮秦霜去理家事,不过,现在好了,女儿回来了,还成了太子侧妃,可要是太子正妃就更好了。

    哎,不过侧妃也很好了,有朝一日太子登上大统,那岂不是直接就一跃成为皇妃了,总比大房秦悦那个丫头强,皇上都多大年纪了……

    秦霜本来还担心秦悦会借机来刁难她,看来,是她想多了,自从秦悦回来之后,除了当日与一家人吃过一顿饭之后,便再也没有示人了,

    原来秦悦回来不仅仅是一个人,还有好些宫中的嬷嬷和婢女,一来是跟着来伺候秦悦,二来也是来看着她的,避免和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陌生男子接近,这般一来,她见的最多的还只是秦大爷。

    女儿被封了元嫔,秦大爷又因此升了官,他心里除了高兴还是高兴,当日酒就喝得有点儿多了,偏女儿还拉着他要叙话,可如今女儿身份不同了,已经不是以前的伯府二姑娘了,秦大爷硬是忍着想要再把酒言欢的冲动,耐着性子听女儿说话。

    “父亲,女儿如今晋封了元嫔,日后再见恐怕也不容易,我已经命人去将母亲给接回来了,谅秦霜那个小贱人也不敢如何,就是祖父和祖母也不会劝阻!”

    “接回来好,接回来好,都听悦儿的!”秦大爷酒劲儿上头,有点儿迷糊,只听说要接回来什么,就一个劲儿的附和着。

    秦悦只当秦大爷是知晓了,她只恨当下母亲不在,许多话她总不方便与父亲说,便又只寥寥交代了两句,日后要谨言慎行云云,秦大爷也一概应下,秦悦才让秦大爷回去。

    而秦恬这边呢,也是大同小异,同样有嬷嬷和婢女看着,但秦恬有姜氏在身边,却是要好得多了。

    晚膳后回到鸢然轩,姜氏就拉着秦恬诉苦,将这半个月以来受的委屈和苦难,统统如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

    秦恬听了,对姜氏,只剩下无奈,她知道姜氏一向不聪明,所以这么些年下来,都只是在何氏的手底下讨生活,只有何氏不在了,她才拿到了管家权,成了伯府当家太太。

    可是,她往柳叶居里放眼线,叫秦霜给发现也就罢了,竟然还能等到老夫人去处置,实在是愚蠢至极。

    更甚者,就是装病一事,将管家权拱手让人,还好秦霜有几分自知之明,要不然,这伯府的当家人可就再轮不到姜氏了。

    秦恬心中自有自己的打算,她不指望姜氏能帮她什么,只希望姜氏不给她添麻烦就行了。

    “母亲,往后我入了宫,可就不容易出宫了,我也没法护着你,你也别再做那些蠢事了,你做不好的,秦霜那丫头,能少招惹就少招惹,我和爹说的,也同样和你说!”

    “恬儿,你……”姜氏本还想女儿安慰两句,女儿如今是太子侧妃了,日后更是皇妃,不为她出头,竟然还说这样的话来伤她,“你倒好,要入宫当娘娘了,只有娘,一个人孤零零的,受三房那丫头的欺负,还要受邵姨娘母女的气!”

    “母亲!”秦恬更无奈了,“你哪里就一个人了,不是还有父亲,还有澈儿的么!”

    谁知,这一安慰,姜氏不仅不领情,反而埋怨起秦恬来了。

    “是是是,你以后就是娘娘了,我高攀不起你还不行吗?做什么拿你爹还有澈儿来搪塞我,我能不知道吗?可我要的是你给我出气,你不肯,还不是因为你只顾着你自己罢了!”

    秦恬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母亲,做什么说这样的话,难道你还真想叫我们母女俩的情分生分了不成?我是为你好,你却曲解我的意思……”

    秦恬说到这里,想想自己虽然成了太子侧妃,可谁不知道,太子这次选妃,一选就是三个,一正妃二侧妃,除去这些,东宫里那些侍妾还不算,日后更是有数不清的女人,她虽表面看着风光,可个中辛酸,又有谁懂,不由得鼻子一酸,就落下泪来。

    “母亲怎么就不想想我,母亲在府中,还有父亲弟弟,而女儿,却真的是孤身一人了!”

    姜氏原就是心里不甘,想着借女儿势,来打压秦霜,这会儿见女儿伤心起来,立刻就慌了,又内疚非常,连忙拿帕子去给秦恬拭泪。

    外边守着的嬷嬷听到动静,在外头声音不大不小的问道:“娘娘怎么了?”

    姜氏吓了一跳,秦恬也忙止住了哭泣,朝外头道:“孙嬷嬷,没事儿!”

    “母亲还是拣些正经的说吧,要不然,日后可就少能得见了!”秦恬伸手拿起帕子,替姜氏也擦了擦,“母亲也见着了,如今我回了家,还是得叫人看着,要早知是这般,女儿宁愿不入宫,也省得咱们骨肉分离,我也好一直陪着母亲……”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要叫人听见,可是要杀头的!”姜氏将秦恬的话打断,母女两个皆是万分的不舍,姜氏将秦恬搂在怀中,就觉着心里酸酸的,鼻子也酸酸的。
  85_85640/297140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