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小说 > 重生嫡女,将军夫人不好惹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红脸和白脸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红脸和白脸

    定远侯郑禹,发妻乃当今嘉靖公主宋婉仪,端得是荣华万千,富贵滔天。

    奈何就是这般人家,也有多处身不由己,定远侯郑禹虽然尚了公主,可因为有祖上传下来的爵位,因此在朝中的势力仍旧有增无减。

    皇帝生性多疑,眼里更是容不得沙子,这样一个权爵杵在跟前,不站队,不参与党争夺嫡,就算是真的没有异心,皇帝还是放心不下,更何况,嘉靖公主身上流的,可是皇家的血。

    因此,知道皇帝心思的,就默默的拿着这次选秀的事情来大做文章,荐侯府嫡长女郑瑾萱入宫选秀,为太子妃或铖王妃。

    定远侯与嘉靖公主虽然心疼,但也无可奈何。

    毕竟是皇帝的意思,谁敢违背。

    郑瑾萱已经没了退路,可谁叫她生下来就是侯府嫡女,贵不可言,既然享了家世带来的尊荣,也必然得为这种家世付出一定的代价。

    秦霜坐在马车上,回想起她在郑瑾萱手心里写下那个‘铖’字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恐惧,久久盘旋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两辈子,她迄今为止,都还未见过这位令人闻之变色的铖王,这位铖王究竟有多令人畏惧,竟然能令郑瑾萱惧怕到这种地步。

    正月十八,便是秀女入宫的日子,按照旨意,凡是六品以上官员的千金,皆可入宫选秀。

    秦悦和秦恬无不例外,都指望着这次选秀能被看中,一朝翻身成为人上人,两人的打扮也大有一种要力压群芳的势头。

    秦悦一身海棠花遍地缠枝刻丝妆花褙子,下着十二幅石榴裙,腰间佩着一块上等的白玉蝴蝶流苏禁步,腰身掐得细细的,挽着端庄的垂云髻,斜斜的簪了一支赤蝶花开金色红玛瑙流苏步摇,走动间流盼生辉。

    秦恬则是天青色半臂斜襟短袄,下着鹅黄月华裙,腰间同样配着翡翠岫玉多宝禁步,挽着弯月髻,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更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秦老夫人和姜氏越看越满意,笑得好不开怀,拉着两人一再叮嘱。

    “宫中不比家里头,处处需得谨言慎行,切记莫要得罪了贵人……”

    秦恬倒还本分的听着秦老夫人的嘱咐,而秦悦,却不那般听话了,面上渐渐露出一丝不耐烦来。

    姜氏见状,借口说不要误了时辰,催着两人上了马车,秦老夫人也只好作罢。

    临走前,秦悦还十分高傲的白了一眼秦霜,那模样,十足十的好似她只要一入宫,便立刻成了太子妃似的。

    秦霜只当做没见着,别开脸去,就回了柳叶居。

    这一进宫,至少得有个十天半个月的,秦霜想着,上一回的选秀,郑瑾萱成了太子妃,秦悦和秦恬则双双落选,如果不出意外,这一回,也应该还是如此吧!

    本以为秀女入宫之后,秦霜就可以安安心心的过一段逍遥自在的小日子了,没有何氏的刁难,更没有秦悦惹是生非,正是好好休养生息的时候。

    可是不知怎的,秦霜这心里,总是有些惴惴不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她静不下心来,索性重新拿起针线,待在柳叶居里,除了一日三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日,她正绣着一个香囊,韩芷不知怎的,大驾光临!

    她见了秦霜放在一旁的针线篓子,伸手将里头才绣了一半的香囊抢了过来,左看右看,忽然贼兮兮的笑道:“这还没嫁呢,就开始给俨哥哥做贴身的东西了!”

    秦霜听她说起这样没羞没臊的话来,懒得搭理她。

    她很清楚,袁俨并不喜欢她,只是因为她有着比旁人特殊的地方,能够帮到他,对铖王登上大统一事有助益,这才义无反顾的定了日子。

    要不然,他之前怎会从未提起,方氏前来交换庚帖,后面又怎会刁难于她,这只不过是袁府内自己的矛盾,而她只不过是这个矛盾一个有利的导火索罢了。

    对于这门亲事,她从未敢肖想过,就算是真的定下来了,她也没觉得多高兴,反而有一种悲凉的感觉,不过,身为女子,这样就已经很好了,总好过,与人为妾啊!

    阿云和以珠上了茶和点心来,秦霜就让她们都退下到门外守着,屋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说话。

    虽然还不知道韩芷来究竟是有事没事,但这个屋子里的人,毕竟不都是安全可信的。

    “你来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要是我祖母知道你要来,我却没说,铁定又得挨训了”秦霜一本正经的道。

    “啊?”

    韩芷才刚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听了这话,立刻呛得剧烈咳嗽起来,秦霜吓了一跳,赶紧给她拍背,好一会儿,才不咳了。

    她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这么严重啊?”

    “可不是么?”

    秦霜好不容易的忍着笑,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丝破绽,微微翘起了唇角。

    韩芷白了一眼秦霜,放下茶盏,捻起一块点心放进口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哎,也不知道瑾萱姐姐怎么样了,我都出来两日了,她还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对于韩芷这个活生生的例子,秦霜不得不再次对权势而折服。

    韩芷这次也是选秀的人选之一,只是韩芷和郑瑾萱不同,韩芷的父亲身为一朝宰相,不论是势力还是低位,亦或者是卫氏,都足以将韩芷保全,因此,只要他们不愿意,韩芷不愿意,韩芷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做做样子,在宫里走一圈,再顺顺利利的出宫来。

    秦霜正想说些什么,这个时候,门口就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秦霜下意识的就朝门口看去,见是从竹沏了新茶来,将两人喝剩下的茶换了下去,明明只有两盏茶,她却收拾了好一会儿,韩芷见秦霜不语,立刻就意识到了从竹的不对劲。

    等从竹下去了,韩芷才十分鄙夷的道:“不就是一个丫鬟么?也至于你这样,要是不规矩的话,直接撵出去发卖了就是,你明明挺聪明的,怎么在这样的事上,就蠢了起来!”

    秦霜也不隐瞒,呷了一口茶道:“就是因为撵出去发卖了容易,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今儿个,有人送了一个来,我发卖了,明儿个,人再送一个来,反反复复,我岂不是要累死,打蛇就要打在七寸上,你还说我蠢呢,在我看来,你比我还要蠢些!”

    这回韩芷不说话了,撇了撇嘴,看向光秃秃的窗外。

    秦霜还当她气着了,只好软语劝道:“好姐姐,我错了,我蠢我蠢,我蠢还不行吗?”

    “哎哟,你这个呆子!”韩芷回过神来,笑得前俯后仰的,看着一脸茫然的秦霜,更是笑得停不下来,“我刚还在想,你说得也不无道理,想来往日里都是我说错了,你竟不是个蠢的,倒显得我是那个真蠢的了,可没想到,没想到……哈哈哈!”

    “咳咳!”

    两人还没说上两回话,从竹又端着茶盘袅袅婷婷的进来了,韩芷见了从竹,一张脸方才还语笑嫣然的,只转眼间的功夫,就拉了下来。

    秦霜也没在意,还如往常一般,谁知,从竹也太自以为是了些,忽的,一个茶盏‘一不小心’就落到了地上,撒了一地的茶渍和瓷片。

    “姑娘恕罪,奴婢这就将这里打扫干净!”从竹说着就要开始收拾。

    这一收拾,不知又得耽误多少功夫,从竹在这儿,秦霜就不得不防着,还如何与韩芷说话。

    秦霜面色一凛,语气就冷了下来,往外头唤道:“阿云哪儿去了?人都死了不成?还不快进来收拾!”

    从竹乍一听,心中一喜,姑娘是真心疼她,就连这样的活儿都舍不得叫她做,还得唤了旁人来。

    但她故意打碎茶盏的目的就是多留在屋里一会儿,听听姑娘和丞相千金究竟说些什么,二太太交代过,姑娘以前可是从来不认识什么大家千金的,现在一会儿一个侯府千金,一会儿一个丞相千金,二太太特意吩咐她,得打听清楚了。

    可这会儿要是换了旁人来收拾,那她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于是,她忙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笑道:“姑娘,无妨的,这儿奴婢一会儿就收拾好了,不用麻烦阿云姐姐的!”

    秦霜冷笑一声,霍的就站起身来,也不知道这话是褒是贬,“里里外外就你一个在忙活,柳叶居什么时候就只剩一个能伺候的了!”

    这时,阿云和以珠纷纷小跑进来,两人见了满地的碎瓷片和茶渍,再看秦霜脸色极差,赶紧上前来收拾。

    阿云和以珠也听见了方才秦霜说的话,两人满心委屈,有心想要辩解一番,这时,秦霜正和韩芷交换了一个眼色,韩芷也极会察言观色,见状,立刻唱起了白脸。

    “霜妹妹,我道你是个好的,原也不过如此,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眼见触怒了丞相千金,从竹也慌了,忙道:“韩姑娘,这都是奴婢的……”

    “住口!”韩芷原就生得大气,此时一动起怒来,那架势也颇能震慑下人,“我和你家主子说话,何时轮到你一个丫鬟来插嘴了!”

    说完,她又转头看向秦霜,语气破冷,“霜妹妹,你固然是个好的,可你这院里竟然是一点儿规矩都没有,主子在屋里说话,一个丫鬟就三番两次的进来,竟是这般没大没小,怎么?这屋里,你不是主子,这丫鬟倒成主子了不成?”

    阿云几个都听得楞了,而从竹,也从心底隐隐透出一丝恐惧来,她从来不知,这丞相千金,竟然这般厉害!
  85_85640/297033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