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网游小说 > 万界之出租自己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彻底破案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彻底破案

    关于最后几页日记是不是伪造一事,需要专门的设备才能够分辨。

    楚河合上了日记,然后示意了一下佐藤美和子,佐藤美和子立马就对竹村隼说道:“竹村先生,你现在对于这件案件还有什么想要陈述的事实吗?这将决定你的罪责。”

    竹村隼摇头苦笑,“哪有什么要陈述的,就这样吧,只不过,宫岛他真的不该死。”

    楚河跟佐藤美和子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点了一下头。

    这件碎尸案基本上就已经可以定调了,如果死者日记跟最后的信件没有问题的话。

    佐藤美和子连夜就将竹村隼跟保洁员押送到警视厅,竹村隼在离开前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发现了他的妻子松奈在二楼的窗户在看他,竹村隼的内心更加苦涩了。

    “好在,芽衣还不知道这件事。”他内心深处想到。

    凌晨三点的警视厅也不会很冷清,总是会有几个醉酒或者想要趁着夜色犯罪的家伙被抓进警视厅。

    当佐藤美和子将碎尸案的嫌疑人抓捕归案的消息打电话告诉给日暮十三的时候,日暮十三忙不迭地赶到了警视厅。

    好在佐藤美和子这次打电话的时候日暮十三在家,这个对于一切电子设备的一头雾水的日暮十三要想要及时联系他只能够靠座机。

    不过除了日暮十三,还有几个警视厅的成员也到了。

    高木涉就是其中一位,也不知道是谁通知他的。

    当高木涉看到佐藤美和子身旁站的楚河的时候,可以想象到他的错愕。

    明明说好第二天再去调查的,怎么我睡一觉的的功夫你们两个就把案子破了。

    深夜,孤男寡女,这两个词在高木涉脑中不断闪过,但是他为人又比较老实,不会直接说出来,只是远远的看着佐藤美和子。

    佐藤美和子并不知道这一点,她为了这件案件跑上跑下的,而楚河因为是编外人员,所以在警视厅大厅里等候着。

    在经过详细的审问以及分析后,日记的真实性被证实了,死者宫岛一树的确是自杀的,竹村隼跟保洁员详细的交代了他们赶到现场的时间,以及抛尸的时间,跟法医坚定的基本上相符合。

    原来,在得知死者遗愿后,竹村隼就把保洁员叫了过来,然后二人进行分尸。竹村隼还伪造了信件给保洁员,目的就是为了让保洁员到时候有一道免死符。

    而他因为完全没有作案时间,所以他就在公司里高调宣扬,吸引警方视线,让警方不会怀疑到保洁员。

    其实,竹村隼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死者。他不想要警方调查出死者是同性恋的事,要不然公布后,死者死后也要承受世人异样的目光,为此,他特意的拿走了死者的日记。

    本来的一件自杀案被二人搞得这么复杂,让警方头疼。

    最后案件结果定下来要根据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罪判处两个人刑罚的时候,楚河出面了。他先是帮二人缴纳了贩卖人体器官得到的钱款,最后还帮二人交了罚金。

    眼看着二人就只剩下坐牢的刑罚了,竹村隼花了一点关系运作了一下,他跟保洁员也仅仅只需要关押一个月就能够释放。

    判决是这个样子,但是实际执行下来,可能二人只需要坐上几天的牢就能够释放了。毕竟,这是资本主义社会,在钱的作用下,一切皆有可能。

    这个案件处理完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一身疲倦的佐藤美和子找到了楚河,对他表示感谢。

    “楚河先生,真是谢谢你帮助,要不然我们不可能这么快破案。还有,谢谢你帮助他们免除了几年的牢狱生活。”

    佐藤美和子一向嫉恶如仇,坚持正义,所以她在共享男友系统那里下单的时候她也是有着这两项要求。

    但是这次的碎尸案让她很是纠结,毕竟保洁员的家庭情况摆在那。

    保洁员的孩子重病,如果真的判刑,保洁员坐牢,钱款上缴,那么她孩子的医药费就没了,保洁员的酒鬼丈夫又很不靠谱。

    至于竹村隼,佐藤美和子心中倒是没有什么可怜,反倒是她希望竹村隼是个混蛋,要多关押一阵子,若不是他,死者也不会对这个世界彻底失去希望。

    楚河出手,帮助两个人免除了刑罚,主要还在于那两个人并不是大奸大恶之辈,那两人也很无奈,楚河这样做,既维持了正义,又显得很有人情味,给人温暖的感觉。

    看到佐藤美和子代替两人向自己道谢,楚河摆了摆手,然后说道:“正义这种东西,永远不会缺席,只不过有时候会迟到,佐藤刑事,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听到楚河这样说,佐藤美和子顿时便沉默了,她知道楚河说的是死者宫岛一树上所记载的内容。

    宫岛一树从有记忆开始,就已经在孤儿院生活了,孤儿院的条件并不好,但是院长对他们很好。

    孤儿院的生活经常都吃不饱饭,院长是一个基督教徒,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教小孩子们先祷告,这也是日后宫岛一树会成为一名隐修士的重要原因。

    在七八岁的时候,宫岛一树被领养了。但是领养他的那个家庭却成了宫岛一树的噩梦。

    那家男主人,也就是宫岛一树的养父不仅是个同性恋,还特别喜欢小孩子,每次他养父借口带宫岛一树出去玩的时候,实际上就是猥亵他。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宫岛一树十多岁的时候,宫岛一树逃出来了,从此,他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

    但是,宫岛一树悲哀的发现,他的性取向已经被扭曲了,童年的经历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他尝试性的接触这个社会,却发现这个社会容不下他。

    绝望的时候,宫岛一树重新拿起了儿时的信仰,只是,连他唯一的寄托也不接受同性恋,他最后选择了苦修的方式走上了救赎之路。

    如果他没有遇上竹村隼的话,他这一辈子应该就这样孤独终老了。


  77_77418/290032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022003.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
博聚网